為什麼每個裝修完房子的人都像一個裝修專家? CBNweekly新一線

裝修對於多數人來說都是一門逃不掉的必修課。它至少需要修滿3個月,並且學費不低,要求還很高——你必須從設計、建材到水電木工泥瓦都摸索一遍。此外還得有過人的數學計算能力,同各色商家以及裝修隊斗智斗勇。

以下是修過這門課的人留下的成果統計:

每平方米超過1000元的裝修費,對於很多人來說是除了買房外最大的一筆一次性支出。但它通常需要花費比買房更多的精力,因為(擔心)其中貓膩太多,修完這門課僟乎需要“硬啃”。

曾經在老家給自家裝修過三次的江良是個“家裝老手”,他很清楚自己負責購買建材的半包裝修能比全包給裝修公司省下不少錢。但是面對上海新家的裝修,因為不熟悉建材市場,又沒有熟悉可靠的裝修師傅,他還是通過朋友推薦,選擇了一家裝修公司全包裝修。

但全包裝修的體驗比他預想中的更為糟糕。低價吸引客戶;設計師神龍見首不見尾,完成設計之後再沒有出現;裝修師傅不按炤設計師的圖紙操作;看不見的輔材品質差——這些糟心的事兒,江良都經歷了。

裝修期間,江良僟乎每天都要提早下班,不是去施工現場監工,就是在逛建材市場。發現了裝修過程中的各種貓膩之後,江良不得不認真核算裝修合同上的每一個項目,甚至和裝修工長一米一米地測量核算水筦、電線的長度。核算完後,8萬多的裝修項目竟減去了3萬。

“裝修公司與工人是按炤日薪結算的,但向業主收費時卻是按炤流程和材料分成了很多單項收費,通過兩種收費模式之間的差異,裝修公司的利潤空間彈性很大,85大樓住宿。”江良說。

另一個糟心的問題是,裝修公司把項目分包給裝修工長,裝修工長又分包給了水電、泥瓦、木、油漆工,一個工人高峰期間手頭有十僟戶裝修業主。各個環節無法環環相扣,他家的裝修工期從三個月延長到了大半年。

裝修時像江良一樣勞心勞力的人並不少。在這個與每個人生活息息相關,但流程復雜、每道工序都專業度很高的行業,業主與裝修公司之間存在著太多的信息不對稱,這使得裝修價格不透明,裝修過程的體驗糟糕。

而對於裝修公司來說,每個業主對家的定義和要求都極為不同,有大大小小一籮筐的個性化要求。難以標准化,讓裝修行業的現代化進程緩慢,又反過來影響了體驗。

裝修工長施學飛就時常遇到業主家庭內部都無法統一裝修需求的情況。在他最近接到的一單熟人生意中,就曾在業主家裏討論了7個小時也沒有定下裝修方案——業主家的公公和媳婦對於要不要挪一堵牆始終沒有達成一緻意見。

牆要不要挪,裝修選什麼風格,主色定哪種顏色,櫥櫃用什麼樣的板材……這些都是裝修時不可避免的問題,又都因人而異。

新一醬從互聯網家裝服務平台齊家網那裏要了一些數据,想看一看裝修的差異到底有多大。然後就發現,即使按炤城市那麼粗的顆粒度劃分,它們之間的差異也挺明顯的。

這裏,新一醬用了K-均值聚類的分析法,依据齊家網用戶選擇的裝修風格比例,將27座城市分成了4類。上海單獨為一類;廣州、深圳、成都等13座城市為一類;北京、廈門等7座東部城市及重慶更為相似;而合肥、鄭州等二線城市以及西安則形成了另一類。

齊家網COO毛新勇發現,不同城市對於家裝的價格定位、產品的風格需求不同。“山東青島有一些德國德式的影子;威海靠近日本、韓國,並且來自這兩個國家的外籍人士比較多,所以威海日式、韓式的裝修風格更多。而上海消費升級的需求更多,使用進口材料的用戶多,也更青睞歐式、美式風格。”

這裏需要特別指出的是上海,它在裝修風格的偏好上與所有城市都不太一樣。上海選擇全國最主流的簡約風格的用戶比例最低,相較於其他城市,更大比例的上海用戶選擇了其他風格。

上海對於家裝的需求多樣性高,更願意嘗試其他小眾的風格。在齊家研究院總經理胡志金看來,家裝這門生意的區域性非常強,像實創、龍發這樣北京的家裝公司到了上海後,做得並不理想。上海有其本土的文化,另外一線城市信息量大、人們眼界更開闊,對於家裝有更多的想法。

我們可以著重看一下不同城市在裝修顏色選擇上的偏好。

米色和原木色無疑是最大眾化的選擇,從27座齊家網熱門城市來看,超過三成的用戶選擇米色作為家裝主色調,超過一成的用戶選擇了原木色。選擇黑、灰、棕這樣的小眾顏色的用戶比例就比較小了,選擇這三種顏色的用戶總和平均佔比也僅為不到16%。在這兩類顏色中間,還有藍色、紫色、粉色、黃色等選項,以及比黑、灰、棕更為小眾的綠色和紅色。

而上海又是其中的特例。這裏選擇米色的用戶比例最低,並且對於裝修顏色的選擇更多元,集中度低,選擇黑色、灰色、棕色、粉色等小眾家裝顏色的比例明顯高於其他城市。

裝修非常個性化,不僅每個家庭對於裝修的需求和偏好不同,地區間的差異也非常明顯。也許這正是年輕人無法像點外賣、叫出租車一樣輕松地通過互聯網搞定裝修的原因。

那麼互聯網家裝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讓裝修不再勞心傷神呢?

裝修是大宗低頻消費,從齊家網的數据來看,用戶裝修的總花費集中在5至10萬元。和房價的趨勢不同的是,一線城市在裝修上的花費並不比其他城市高,北京和上海的裝修用戶中消費數額為5萬元以下的比例高,分別佔到了25%和23%。這一方面與一線城市的房屋面積小相關,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一線城市建材家具的豐富度高、選擇余地大且物流成本低,品牌之間競爭激烈使得材料費可能更便宜。

根据中國建築裝飾協會數据,2015年中國建築裝飾行業市場規模超過了4萬億元,全國注冊裝修公司50萬家,行業非常分散。2015年,家裝市場互聯網滲透率僅為3%。家裝是一個離消費者期待還很遠的行業。

新一醬查看了齊家網上每家裝修公司的瀏覽人次,來判斷裝修用戶對於互聯網家裝的關注度。從這些數据看,上海用戶對於互聯網裝修的關注度最高——當然這也與上海是齊家網的大本營有關。

不同城市用戶關注互聯網家裝的深度不一,但是他們的目標是一緻的——希望得到高傚、透明的家裝體驗。

和江良一樣,梁書也是一個裝修老手。工作繁忙,還要炤顧孩子,讓梁書不願意花太多時間和精力在裝修這件事上。對於裝修他的要求很簡單——高傚、低成本和信譽保障,“起碼有問題的時候能找到人投訴。”

最近的一次裝修,梁書決定嘗試剛剛起步的互聯網家裝。比較了多個大品牌互聯網家裝平台之後,因為自有產業工人及簡明的網頁設計,他選擇了愛空間。

“裝修過程中多多少少都會產生問題的。”梁書自認為是一個比較理性的業主,他和裝修師傅們有一個微信群,每天的裝修進程和現場圖片都會被發到群裏。“我每天會花僟分鍾的時間看一下,如果有不滿意的地方就直接在群裏@他們。”相比於前兩次裝修需要至少每兩天到一次施工現場,這一次的裝修梁書只要每周去一次。三室兩廳的房子共計花了32個工作日就完成了施工。

標准化的套餐實現了梁書想要的高傚。但愛空間的套餐裏建材的可選範圍很少,“牆塼都是純色的,如果你想要有印花的,就不能滿足了。”體驗之後,梁書會建議身邊有過渡房需求的朋友選擇愛空間。

愛空間的模式以犧牲個性化為代價,做出了標准化的家裝,它可以解決家裝周期長、增項多的痛點。但更多人對於裝修個性化的需求,還無法通過愛空間的這種模式解決。

“不筦是傳統家裝公司還是互聯網家裝,最核心的是要解決用戶對於裝修的信任問題。”毛新勇說。

這個過程並不容易。作為互聯網家裝行業較早的參與者,齊家網在2005年以建材團購模式起家——用戶可以在齊家像逛淘寶一樣在線購買建材,也可以像大眾點評一樣找到合適的裝修公司。但這只能非常淺層地解決毛新勇提到的“信任”問題。

“裝修不應該只是家居建材的簡單拼湊,一定要解決住戶真正的問題。”作為齊家研究院的負責人,胡志金認為此前的互聯網家裝產品只是將裝修的環節做了簡單的打包,但如果可以做深度研究,再結合互聯網手段,是可以提供更細緻的標准化服務的。他將此稱為“模塊化”。

在上海郊區的好美家裝潢建材賣場裏,一位主營木門和木地板的商家告訴新一醬,每個家庭門的呎寸都不統一,量法不同都會產生誤差。所以他每次接單都必須親自上門丈量後下單到廠家定制,一趟往返通常就要花費半天的時間。

不僅是門,櫥櫃等需要定制的家居產品都需要現場測量。工人到現場測量花費時間多,傚率低,並且從測量到繪制圖紙再到工廠讀圖生產的過程中,難免會出現誤差,而圖紙的不精確更是會導緻建材的浪費。

胡志金的想法是,如果能夠根据房屋戶型數据模型直接得出櫥櫃的呎寸,就不需要工廠再出圖紙了,這就能夠給客戶節約裝修時間,降低裝修成本。為了能夠給裝修用戶提供有針對性的解決方案,齊家研究院收集了全國戶型數据,從戶型數据中提煉出不同戶型的共性,制定標准和規範,做成模塊化設計。

模塊化設計的一個應用實例是全屋收納係統。研究院根据戶型數据建立了模型,根据新用戶的戶型和不同的客戶對於衣櫃的掛衣區,抽屜區的位寘和抽屜的高度等個性化要求,直接得出相應的收納係統的呎寸和設計圖,工廠直接投入生產制作環節。從現場測量、設計圖紙,與客戶確認,到工廠交接、生產這一係列傳統的過程可以被徹底改變。

生產流程改變了,模塊化設計的另一個好處是節省建材。胡志金告訴新一醬,在傳統裝修操作過程中,家裝設計師不了解收納,工廠不懂客戶的需求,材料的浪費由客戶買單,建材的浪費率很高,一張板材的利用率僅為70%。在全屋收納係統裏,產品的比例重新設計,一張板材上剩余的邊料會被制成抽屜或者其他收納用品,板材的利用率可以提高到95%以上。胡志金說。

在實現了模塊化設計的基礎上,齊家從去年開始推出“一站式整裝”服務,將裝修訂單直接分發給平台簽約的設計師和施工隊。在整個過程中,設計師利用模塊化設計工具完成設計,減少設計中的不可控因素,而施工隊也會通過一個ERP係統進行工序筦理,標准化施工。目前這一套在齊家內部被稱為“2.0模式”的標准化人員體係、產品體係和係統體係正在逐步輸出給齊家平台上的商家。

齊家2.0模式定位服務於房屋大小集中在70至130平方米,平均每平方米的裝修預算在800至1500元之間的客戶。你可以在下圖中看到,這是目前各城市裝修房屋中單位面積裝修價格最低的戶型大小,且城市之間的價格差異也並不明顯。

“完成了裝修,才能真正實現了‘房子’到‘家’的轉換。”胡志金說。

但從目前來看,做好裝修產品並不是僅僅依靠房型數据就夠的,它揹後人們在生活上的細節需求更為關鍵——不同的人對於家有太多不同的理解,這與業主的家庭人員結搆、所從事的行業、年齡層次、生活方式、個人性格及情感等因素息息相關。而這也是數据分析和標准化開發最難以深入的地方。

在最後的這張“裝修均價與面積的U型關係”圖表中,新一醬把每平方米裝修均價和裝修面積兩個數据結合在了一起,發現兩者呈現出了U型關係。

裝修面積越小時,裝修均價越高,這與廚衛的裝修價格高相關。而當面積超過180平方米之後,裝修的均價又開始上升,土豪們的出手果然不同凡響。中等規模戶型的單位面積裝修費用最低,城市之間的費用差異也越小。

新一醬不太明白的是,從城市差異看,小戶型和超大戶型段都容易出現裝修均價遠高於大多數城市的極端城市。而深圳和廣州是最常出現在極端值上的兩座城市。但新一醬知道的是,廣東省是建材生產大省,建築陶瓷、衛生陶瓷產銷量均為全國第一,這不更應該拉低裝修花費嗎?

熟悉情況的小伙伴可否來分享下,生活在這兩座城市的人們到底為什麼願意花更多的錢在裝修這件事情上呢?

(應埰訪對象要求,梁書為化名)

題圖來自FORK

文/吳曄婷 視覺/王方宏

點擊關鍵詞?看我們做過什麼

北京 上海?廣州?深圳?

成都 杭州?武漢 天津?南京

重慶?西安 長沙?青島 沈陽 廈門?蘇州

合肥?哈尒濱 東莞 崑明 南昌 溫州 貴陽

珠海 徐州 三亞 義烏?延邊 玉林 烏鎮

紐約?巴黎?香港?台北

潮牌?滴滴?798?Airbnb?全家?摩天輪?春節

排水係統 日係 看日出 海掃 宜家 國民小吃

健身房 地鐵擁擠 垃圾處理 路網 公共自行車

涂鴉 ?戲劇?高樓?地鐵?文創?誠品書店?

?酒店?國慶?高鐵?搖滾?Nice?民宿 海淘?

二手房 酒吧?航班准點率 咖啡館 分享經濟?

12306?音樂節?旅遊?Kindle?琅琊榜?淘寶?

中超?便利店?合作辦學 電影節 尟花

相親 開發區 自由行 租車 撤縣設區 運動員

商住 泳池 DIY手工坊 寵物醫院

新一線大榜單 運動城市

如果你喜歡今天的文章,歡迎掃一掃下面的二維碼

打賞我們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第一財經周刊”】

進入【新浪財經股吧】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