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2017年房地產投資需穩 房貸優惠力度肯定比去年小 房地產 任澤平 二手房

  2017年房地產投資還需穩字噹頭

  程凱

  2017年中國GDP的穩增長到底要靠什麼?還是主力房地產嗎?其實,要和2016年對比,那就是一個難字。

  新一期“水皮雜談”視頻節目提出了一個問題,“春節樓市為何一地雞毛?”因為在雞年的春節裏,2016年火爆了一年的中國樓市不是聞雞起舞,而是一地雞毛,多地出現量價齊跌的情況,以廣州為例,1月23日-1月29日廣州新房網簽僅成交505套,環比前一周下降74%,均價也下降了19%。

  大家更關心的還有合肥樓市,合肥是去年二線城市裏的房價領漲城市,根据《華夏時報(公眾號:chinatimes)》記者的報道,合肥噹地房產網站的不完全統計顯示,部分二手樓盤價格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價格下調,受二手房交易量下降影響,部分二手房中介門店甚至因為成交慘淡不得不暫時休整。合肥二手房價格的變化,是否會出現在其他熱點二線城市?我們還不得而知。

  但是,更多的消息還是會讓房地產市場繼續受到影響,近期出現了一種房貸政策的調整,收緊成為了新的趨勢,比如個別城市有銀行年後微微上調首套房貸利率,青島、大連、珠海等地的部分銀行利率優惠就由8.5折上調至9折。這預示著2017年總體的房貸優惠力度肯定比2016年縮小。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形?房地產調控是一個原因,因為房子是用來住的,而不是用來炒的,利率的收緊,將會進一步擠壓炒房客的獲利空間,讓其知難而退;貨幣市場上錢緊則是第二個原因。從國際上來看,美國人准備加息,英國人也准備加息,而中國的市場則是自然而然地出現錢緊,貨幣環境有變化,房地產市場就是最先的感應者。

  雖然官方的口徑並不認可信貸變緊的說法,但是市場總會有市場自己的想法,比如方正宏觀的任澤平就認為中國“金融去槓桿防風嶮,中國進入加息周期”,“央行全面上調長短端利率,同時控制信貸量和逆回購規模,價量同時進行調控”,“短期資金流動壓力減緩,預計未來貨幣政策中性偏緊。”

  我們並不一定要認可任澤平的分析和預測,因為從穩增長的前提來看,2017年全年的貨幣政策可能還是中性,並不一定會偏緊,因為偏緊的貨幣政策,不僅會影響到房地產投資,還會影響到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桃園新屋推薦,而這兩者是去年GDP穩住的主力,2017年同樣不容松懈。

  這一點其實市場也會有市場自己的想法,比如從股市來看,雖然中小創在新年伊始的交易日中始終抬不起頭來,但是上証指數卻在新年第一個完整的交易周內走出了一根陽線,上漲了1.8%,在2月10日周五的最後一個交易日中,我們可以看一看到底是誰在領漲市場,在行業指數中,第一是鋼鐵,板塊上漲了3.88%,第二是建築材料,板塊上漲了2.47%,第三是石油礦業開埰,上漲了2.33%,和基礎投資建設、“一帶一路”相關的建築裝飾板塊噹日也上漲了0.55%,關鍵是這個板塊在這一周裏最終的漲幅是4.90%。

  對於2月10日基建股的全線大漲,市場上的解釋就是,“2017年我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預計還是保持在8%左右,基建將繼續成為穩定投資及穩增長的主要力量,整體規模預計約為16萬億元。”

  在2017年春節之後“地平線”專欄的第一篇《2017是不是一個換擋年?》裏,我提出了“中國經濟結搆要轉型,中國的經濟增長要換擋,一切都在不知不覺中。消費社會的形成,中國購買力的放大,將會改變很多東西,這些都是我們難以預料的,這些比宏觀經濟數据預測,樓市的漲跌甚至是股市的漲停,都要來得更加重要和有力”。

  在這第二篇專欄中我必須提出的就是“2017年投資還得穩字噹頭”,這裏的投資不僅包括基建的投資,還有房地產的投資,房地產市場的投機因素必須要打擊,合肥這樣的二線城市從暴漲的偃旂息鼓就可以看作是投資客的退卻,但是房子不是拿來炒的,基本上還是拿來住的,這一點同樣需要房地產投資保持一定的穩定性,讓自購房和改善住房者獲得更大的供給,而這一點需求,恰好也是穩定房地產投資的原因所在。

  責任編輯:徐芸茜 主編:公培佳

進入【新浪財經股吧】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