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律師辦公室如律師事務所,玩弄公權等於玩火

  原標題:辦公室如律師事務所,玩弄公權等於玩火

  司法公平與公正是全社會渴望的,然而,總有一些“神通廣大”的人充當“訴訟掮客”,最高人民法院咨詢委員會原祕書長劉湧堪稱典型。在他的辦公室里,經常是一撥又一撥的當事人上門找他幫忙打官司,寵物飼料,其“生意”火爆程度不亞於一個正規的律師事務所。僅在劉湧退休前2年多時間內,插手過問的案件100多起,收受的賄賂金額高達314.5萬元。(5月16日《華商報》)

  提及劉湧,在司法界可謂鼎鼎大名。他1982年大學畢業後被分配至最高人民法院工作。2003年,組織上將劉湧調至中國法官協會任副祕書長,後調至最高法院咨詢委員會任副祕書長,並於2012年晉升為祕書長。按理說,劉湧是學法律出身的,又在司法界深耕這麼多年,應該敬畏法律、遵守法律才是,可他為了金錢,甘願充當“訴訟掮客”,以至於“生意”非常火爆,他的辦公室不亞於一個正規的律師事務所,找他幫忙的人絡繹不絕。

  其實,任何公權都應該有自己的行使範圍,劉湧再怎麼是老資格的司法“泰斗”,但由於不是庭審法官,所以不能去過多的過問具體的訴訟案件。而劉湧才不管這些呢,收人錢財、為人消災,僅在他退休前2年多時間內,插手過問的案件100多起,收受的賄賂金額高達314.5萬元。可見其有多放縱張狂,有多利令智昏。

  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公正是司法的靈魂和生命。”怎樣保障司法公正,除了要打造一支政治堅定、作風正派、素質過硬的司法隊伍,還有就是要為司法清除外部障礙,防止公權乾預司法。近些年來,不時曝出官員乾預司法的丑聞,既損害了黨和政府的公信力,疏遠了黨群關係、乾群關係,有違社會公平正義,影響社會和諧,也讓法律蒙羞,讓司法蒙羞。

  辦公室如律師事務所,玩弄公權等於玩火,張狂之人最終要為張狂買單,這是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權高位重的劉湧沒能安享他倖福的晚年,他因充當“訴訟掮客”而付出高昂的代價,卻沒有哪一個人願意為他去當一回“訴訟掮客”,他只能老老實實呆在鐵窗內,真是諷刺呀。

  文/錢桂林